2000年8月.第九卷.第三期


學而優則教 -- 從學生到導師的十年

周宗祐  1994年社會科學學士、現任兼職導師


今年4月19日晚上,當我步入課室前,有一種莫名的緊張和興奮。任職多年培訓主任的我,面對學員原是一件「平凡」的事,但這次竟然感到心中怦怦的猛跳,厲害得連胸前的肌肉也感到震動。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該次上課我所面對的並不是「一般的」學員,而是一群公開大學的學生。

回想十年前剛在公開大學進修時,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期望和方向。幸好得到多位導師的循循善誘,我不但學會了商科管理學上的知識,而且更重要的是,遇到了一位導師—黃世強先生,他影響了我以後的學習和工作態度。這位值得尊敬的黃 Sir,上課時採用幽默而生動的教學法,經常舉出許多活生生及有趣的例子,令學生如被魔法般吸引著。大家留心上課之餘,更懂得自發地去發問和討論。縱使不是屬於他的組別的學生,也聞風而至,成為他的「席上客」呢! 此外,黃Sir常指出我們學習時的弊病,其中一樣我一直銘記於心,引以為誡。他說許多學生常言自己很勤力學習,其實他們只懂「看書」,而不是明白書中的內容,那正好給我一記當頭棒喝。他教導我們認真而有效的學習方法,大大改善了我們的學習模式和心態。

及後,我修讀了「社會科學基礎課程」,才發現人文科學的樂趣及其極具深度的理論。我不斷學習其他有關心理學及社會學的科目,除使我明白個人的思維發展和一些特殊的社會行為外,更令我深深沉醉於學習中。我終於在1994年完成了社會科學學士課程。其實在公開大學得到的知識,不單可應用於日常的生活中,而且對我日後在英國進修起了極大的作用。正如四書中的《大學》曾提及過,大學之道,除了「格物致知」外,更要明白學做人的道理 (在明明德),使自己能做到「修身」及「正心」。若非在公大學會了自律的學習精神,相信我在英國時就不會懂得如何刻苦努力、善用時間,並順利完成課程。

回港後幾經查詢及申請,我很高興終可以成為公開大學「社會科學基礎課程」導師之一。由於我是「過來人」,故此很關心和明白新生的需要。上課時,我特別留意同學們的學習心態及取向。可是當導師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事前要熟悉課程內容之外,臨場的應變能力也很重要。由於我外表未能真實反映我的年齡,我還記得4月19日晚,當我步入課室時,把大大的皮箱放在老師桌上後,同學們都用奇異的眼光望著我,還好像說:「不是吧!那個小伙子是我們的導師?」可能我過於敏感,不用同學們說出口,我便馬上回應道:「是呀!我正是你們的學科導師呀!」

上課期間,除講解學習的重要性及課程內容外,我還運用了許多現代培訓的技巧。但可能是我高估了自己的教授能力及假設了每位同學都能接受這些「培訓」,我還記得有一位同學對我所用的技巧作出了一些反應,我現借此機會謹向他作出衷心的歉意。教授期間我不但能回顧一些學過的知識,也能吸收到不少寶貴的教學經驗,對日後的工作起了啟發的作用,真的可謂「教學相長」。

學海無涯,希望和公大同學共勉,希望大家也抱著鍥而不捨的精神去面對學習上的問題。完成課程或得到證書只是學習當中的最後一個象徵,我們應該好好享受學習過程,並珍惜過程中所得到的知識。只有知識可以讓我們長期擁有,幫助我們再上人生高峰。


Copyright (C) The Ope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