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10月.第八卷.第四期


「進修天地-電視論壇」



多位講者為香港持續教育的發展路向指點明燈。


香港電腦教育學會代表鄭景亮(右)說網上教育能有效地加快取得教育成果、擴闊學生視野。


電視論壇台下觀眾踴躍發言。

香港公開大學於今年6、7月期間在校園內舉辦了三場公開論壇,邀請立法局議員、商界領袖、學界代表、政府官員和專業人士,就多個教育問題進行討論。其後並把錄影了的論壇內容剪輯,於星期日上午在亞洲電視國際台的「進修天地」教育電視節目中播放。
「持續教育是香港政府的棄嬰?」

近年來,越來越多市民藉進修裝備自己,終身教育及持續教育成為社會趨勢。可是在目前「用者自付」政策下,政府並無長遠政策資助、統籌或發展持續教育,也沒有確立統一的學歷評審和互認機制。多位講者在論壇上就現時本港持續教育所存在的問題、解決辦法和未來發展方向交換意見,他們對於政府應用甚麼方式支持持續教育持有不同見解。

香港大學程介明副校長認為在現時瞬息萬變的世界,持續教育已成為一種新的生活方式及一種社會結構。大家應從這個角度探討社會應如何迎接新時代,而非完全依賴政府,因為政府的架構始終有其局限性。政府面對著這個從結構、基本建設以至生活方式都起變化的社會,應用更多心思和精力,發展一個社會建設的大方向,但落實這心思和精力,並不簡單地是財力的資助可以做到。

香港專上學院持續教育聯盟黃傑雄副主席認為雖然政府不用參與太多,但要為持續教育訂定一個長遠的發展政策,並且建立一套機制,讓大家可以討論如何發展持續教育。

公開大學黃錫楠副校長也同意政府不一定要投入大量資源,但有責任提供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目前,一名成人學生若修讀由政府資助學府辦的課程,只需承擔資助學府的收費;若修讀由其他教育機構所提供的學位課程,便要負擔更高的學費;此外,本港的大專院校須受嚴格的質量控制,但從海外來港辦學的學院便不需受質量保證的監管,對持續教育用者和提供持續教育的機構來說,似乎並不公平。

主持吳明林指出持續教育的服務對象除了曾受高等教育的專業人士外,還有一群包括內地新移民的中下階層市民,而持續教育對基層市場的照顧看來並不足夠,因此有立法會議員提議用成立基金的方法來解決問題。

立法局張文光議員反對基金用「就讀派錢」的方式運作,因為這樣不能引起市場效應。他認為基金必須為持續教育建立最重要的基建及支持、支持資訊或知識供應的網絡及各間持續教育機構的行政費用,容許他們進行競 爭。而政府必須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來推動這個基建。

程介明同意基金應能解決市場上不能解決的問題。例如現在本港大學學位與中學之間的空間很大。有人提議效法西方國家建立大型社區的進修渠道,任何人也可入學讀書,但這類學院需 要一個較為成熟的市場去推動,本港便需要基金去推動這類型的基建。其次是一個嶄新的概念,一個超越學生能否就業的進修概念,但這與一個社會是否成熟發展有非常密切的關係。政府可誘發一個市場及建立一套機制,香港可向上海、台灣、加拿大等地借鏡,汲取他們的經驗。

張文光說對需要持續教育的基層人士而言,接受持續教育的目的是為改善生活質素,而這類人的數目將隨著更多內地人士移民來港而增多。

黃錫楠也認為基層教育有一定的市場,但假若我們抱著用者自付的原則,這類市場則不能獲得應有的發展。程介明希望藉著持續教育來推動整個社會建立「每個希望進取的人都應有機會」的觀念。以再培訓的人士為例,問題不在於他們掌握了甚麼知識,而在於他們怎樣重拾信心去創造自己的前途。

與會者一致認為政府現在應積極參與,實行一個長遠的計劃來發展持續教育。

「香港是否需要設立教育電視台?」

教育電視是中、小學以至大學和公民教育的一個組成部分。與其他先進國家比較,香港的教育電視節目無論在種類和數量方面都較為遜色,也欠缺完善的長遠教育目標的廣播政策。多位講者在論壇上探討了在本港設立專門播放教育節目的電視台的可能性,他們一致認同教育電視台的價值,對有關運作模式、外國經驗、市場需求和節目製作都發表了專業而獨到的意見。

八十年代曾進行了一次廣播檢討,當時的結論是香港應擁有一個公眾頻道。然而這個頻道該怎樣經營,內容是甚麼,則尚待探討。像NHK或BBC般規模的二十四小時教育電視台,開支非常龐大。

公開大學教育科技出版部袁建新部長說從研究所得,所有發達國家,甚至是東南亞發展中的國家的政府都會撥出頻道作教育電視用途,雖然本地的製作費用高昂、觀眾人數過少等問題不容忽視,本港還是應該擁有一個這樣的頻道。

香港電台教育電視台長張文新說政府必須擔當一個統籌的角色。很多團體如大專院校、教會等都希望藉製作節目來宣揚他們的信念或教義,但這些團體大部分皆是業餘性質,若要它們達到專業水平,與其他商業電視台抗衡、爭取觀眾,並不是簡單的事。他傾向先提供一條公眾頻道,然後才成立一個教育電視台,由政府或港台負責節目統籌和市場調查等方面的專業工作,而讓不同層面的社會團體決定節目的內容及素材。

教育署教育電視組首席督學李沙崙說雖然香港作為一個先進的城市,也想如其他發達的國家般擁有自己的電視頻道,但要考慮成本效益,除了爭取一條公眾頻道以外,還須看看其他社會機構或社會資源怎樣與之配合。例如,公開大學提供的教育電視節目是與其課程關連,需要課程、講義及導修討論等方面的配合。

香港浸會大學電影電視系系主任吳昊說現今是所謂後電視時代,大部分家庭也擁有不只一部電視,還有多媒體電腦設備,讓教育資訊的傳遞更方便和多樣化。現階段應考慮怎樣善用現有的資訊頻道及資源開拓教育電視的市場,例如,如何把Discovery Channel的觀眾擴展至20歲以下的觀眾層,和如何善用由佳藝電視台遺留下來的電視頻道。李沙崙主張嘗試用新科技如寬頻網絡作媒介以節省資源。

香港有線電視節目台總監鄺偉明說香港現今的教育制度並不完善,設立獨立教育電視台的需要更顯重要。作為一個多頻道的電視台,有線電視也有興趣撥出一條頻道作社區、教育或公共服務之用。

「網上教學可否取代傳統教育?」

多位講者在論壇上分享推行資訊教學的經驗和困難及討論未來的發展潛力。

現時本港只有數百間學校設有上網服務,即少於半數的中、小學教師和學生可以上網。約有十多萬學生於課餘使用互聯網,使用時間由每周幾小時至數十小時不等。在大專界方面,多間大學已開始採用不同類型的平台進行網上教學。不少商業機構也以網上科技培訓員工。但總括來說,學生使用互聯網學習的情況並不普遍。與美國及新加坡相比,香港的網上教學起步較遲。

要推行有效的網上教學,學校先要建立一個資訊科技環境,讓學生在校內接觸資訊科技,在網上互相溝通;學校也要訓練學生掌握基本的資訊技巧。然而,教師對資訊科技的認知不足,許多中學甚至大學老師仍沿用傳統方式教學。在資訊教學的衝擊下,老師的重要性在於怎樣啟發學生,使他們對學科及知識產生興趣,主動學習。本港應有一個制度,鼓勵教師帶領學生發掘網上學習的樂趣。

要使網上教學在本港普及化,社會人士、家長、老師、學校和商界均有責任,努力建立一種接受新科技的文化。萬國寶通銀行環球個人銀行服務香港區行政總裁盧永仁博士認為政府應從基建入手,使上網費用更為廉宜,讓人人可以上網,也應考慮資助網上教育。

香港資訊科技商會區煒洪會長說若取消了PNETS收費,網絡供應商又以免費服務來爭取客戶,那只會造成雖有上網服務,服務卻絕對不足的現象。要使香港成為一個真正的資訊埠,政府必須解決如何改善上網速度的問題。


Copyright (C) The Ope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1999